庐潮

【Jewnicorn】后来的我们(全文完)

雾宅宅宅:

《Back To Me》稿子放出。也是之前发过一小部分的文。少量TSN提及。


BGM:后来的我们


跟《另一个我们》连着看有奇效(?)


——————————————


01


Anna怀孕的消息Andrew知道得不算早也不算晚。


他接到Jesse话剧的邀请后,他们的交流也逐渐恢复了。那天他提前离开了剧院,所以在思考良久后,还是要到Jesse的号码,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TO J.E


话剧很棒。


- A.G”


 


那天晚上一向不怎么在意社交信息的Andrew一小时看了三次手机。可能Jesse还没有演出完,可能他太累了,可能他没有看手机。


可能他不想回信息。


他的手机提示音响了。


 


“TO A.G


谢谢:)


- J.E”


 


Andrew才发现这是六年来他们第一次用手机给对方发信息。六年时间,回想起来毫无真实感地快,像他们转身分别只是上一瞬间的事,又毫无必要地慢,能把曾经亲密无间的人拉开足够生疏的距离。


后来他们时不时会打几个电话,不会多到能超过普通朋友的关系,但至少是有了联系。于是某日Jesse不经意地跟他提起他要做父亲了,Anna已经怀孕了一个多月。这个消息Andrew知道得不算晚,还没有一个媒体报道这件事,可也不算早,因为这已经晚到无法让他挽回任何东西了。


“恭喜,”Andrew真诚地为他将要成为父亲的朋友送上祝福,“你会是一个好父亲。”


“谢谢。”Jesse在电话那头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欣喜又忐忑,那就是快有孩子的感觉吧,Andrew想。


 


他很感谢Jesse邀请他去了他们的婚礼,他是跟Emma一起去的。他很少看见穿白西装的Jesse,那让他总是忍不住想去揉的卷发早在他演Lex Luthor的时候就不见了,衬得他的轮廓更加锋利成熟,提醒他这六年确实让Jesse变得不再是演《社交网络》时那个总在他面前晃的还带着些许孩子气的人。Anna挺着肚子穿了一身雪白的婚纱,幸福地依偎在Jesse身边,他们很般配,他希望Jesse能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当Jesse和Anna走到他们面前时,Jesse笑着看他和Emma,“你们又在一起了。”他跟Emma握手,“Andrew肯定很爱你,我认识他看你的眼神。”然后Jesse和Andrew都因为这句听不出什么错的话一愣,Andrew也赶忙微笑回应:“也看得出你很爱Anna。”气氛融洽了许多,他们又寒暄几句,一对新人先离开去接待其他客人,Andrew握紧Emma的手,温柔地跟她对视。


他当然很爱她。


 


新郎跟新娘身边站着伴郎和伴娘,神父站在他们面前,念着长长的结婚誓言。这些话语Andrew听过不少,在现实里也是,在电影里也是,但他屏住呼吸认真听着Jesse跟在神父后一字一句地重复,他的声音通过话筒在大厅内传开,夹杂微弱的电磁杂音。


“我愿意。”他说。


“他们的婚礼真棒。”这时Andrew听见身边的人说。他转过头,看见Emma眼睛亮晶晶地望着那对新人,再望着他。当神父说“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时,Andrew倾身亲吻Emma,于是他们错过了后来新郎跟新娘交换戒指和亲吻的画面。


 


02


在Jesse和Anna的孩子出生前,Andrew和Emma宣布订婚。因为要照顾快到预产期的妻子,Jesse没有到场他们的订婚典礼。Andrew仔细抹平自己礼服上的褶皱,化好精致妆容的Emma挽住他的手臂,两人交换一个吻,Emma的口红残留在他嘴唇上,铺天盖地的闪光灯淹没了他们。


经历了一天的采访、活动、宴席,收到无数祝福和质疑的眼神,他们终于得以放松休息。Emma去洗澡卸妆,Andrew扯松些自己维持了一天整整齐齐的领带,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一回复里面的祝福短信。


 


“TO A.G


抱歉没能去参加你们的订婚典礼,祝福你们。


- J.E”


 


Andrew的手指在键盘上停留两秒,最后在回复栏打上跟之前的每一条回复一样的单词:“谢谢。”想了想,又加上一个微笑的表情。


发送。


那条显示回复成功的短信静静躺在他手机屏幕中的已发送短信列表里,看起来跟之前的每一条都没什么区别。Andrew试图让自己露出他刚刚发出的表情那样的笑容。


 


他们的婚礼Jesse来了,带着Anna和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考虑到小婴儿受不了媒体们的闪光灯,Andrew特地接他们从一条安静的特殊通道进场。


“如果不方便,你们可以不用来的。”Andrew看着Anna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抱歉地说。


“你和Jesse是朋友啊。”Anna笑道,“你们一起拍《社交网络》的时候我还是Jesse的女朋友,我记得他很喜欢你。”这句话让Andrew有些慌张,他转而将视线放在安睡的孩子身上,“他叫什么名字?”


“Peter。”Jesse回答,“很普通的名字。”


“那可是蜘蛛侠的名字。”Andrew不假思索地反驳。Jesse笑起来,“好的,蜘蛛侠。”


Emma今天穿了为她量身定制的白色婚纱,上面点缀着闪闪发光的钻石。Andrew走过去揽住她的腰,亲吻她的脸颊,然后两人握紧手,一步步朝神父走去。


当他说“我愿意”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Jesse和Anna嘴角带笑地看向他们。他闭上眼,跟新娘交换长长的深吻。


 


03


Jesse一家在伦敦定居了。在跟Emma商量之后,Andrew和她也回到了伦敦,他们住的地方离Jesse家不太远,隔了一个街区,走路二十分钟就能看到另一家的房顶。


刚搬回伦敦不久,他们在熟悉周边时顺便去拜访了Jesse一家。Anna正和孩子在院子里晒太阳,Jesse戴了一顶帽子,在院子里浇花。那顶帽子Andrew认识,粉红色,上面印着白色字母,Jesse以前很喜欢戴。Emma远远地朝他们挥手,Anna认出了他们,欣喜地抱着孩子叫自己的丈夫去给他们开栅栏的门。卷发男人抬头看见走过来的两人,丢下水壶,在衣服上擦擦手,帮他们打开门。


“嗨。”他向两位客人挥手,然后不自觉地迅速把手插回口袋里。


他们坐在院子里的小圆桌前,Emma忍不住伸手去逗弄睁大眼睛看着他们的卷发孩子,Andrew坐在她旁边,也探头去看孩子蓝色的眼珠跟着Emma在他面前挥动的手指转来转去,然后他伸出小小的手抓住了她的手指,咯咯地笑。Emma被孩子抓住手指时屏住呼吸,一动都不敢动,过了两秒,她才敢小心翼翼地轻轻摇动手指,点点孩子的小鼻子。


“他真可爱。”Emma轻声喟叹,转头去看Andrew,而Andrew像被电到般往后一缩,又犹豫一下,也伸出手覆盖在孩子抓住Emma手指的手。


“你们打算要孩子吗?”Anna举起Peter的另一只手臂向他们招手。


“暂时不会,”Andrew说,“我还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父亲。”


“你当然会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Jesse突然开口,Andrew看向他,“你当然会是好父亲,Andrew。”他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反着光,如同透光的玻璃球,清澈的光从他的眼球表面折射进望着他的棕色眼睛里,像突然想到什么,他带上一丝笑意,“那时候我觉得你就像我妈,总是对我保护过度,还恨不得给我做的所有事都开一个庆祝派对。”


他们都知道“那时候”指的是什么时候,Andrew低头笑起来,“听起来不是太好。”


“不,那很好。”Jesse拍拍Andrew的手,他手上的温度还跟多年前,他们坐在对方身边对着摄像头侃侃而谈时的温度一模一样。


“谢谢。”Andrew说。


 


在学会喊“papa”和“mom”两个月后,Peter学会了含糊地喊“Andrew”和“Emma”,虽然因为还不怎么会发“r”的音,他常常会叫成“Andy”,但这已经足够Andrew欣喜了。他其实很喜欢孩子,在参加公益活动时,他从不拒绝让孩子们扑进他的怀里,也从不吝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逗他们开心。所以他经常跟Emma去看Peter,给他带些小玩具和零食。Peter也很喜欢他们,他总喜欢对Andrew张开双臂,让他把他扛到肩膀上跑来跑去,一大一小在院子里边跑边笑,等他这样玩够了,Emma就把他抱下来放在地上,让他扑向一旁看着的Jesse。


他们坐在院子里,Andrew看着坐在Jesse膝盖上的孩子,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卷发和蓝色眼睛,只是脸蛋还肉嘟嘟的,不像他父亲一样脸部的轮廓瘦削深刻。


“他长得跟我小时候还挺像的。”Jesse说。


“那我真应该早点遇见你。”Andrew随意地笑道。Jesse愣了一下,也笑着回答他,“是啊,我们应该在十三岁相遇。”


Andrew正打算伸出去揉揉孩子的卷发的手停住了,他的手滑下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我也希望。”他说。


 


Peter三岁的时候,Andrew和Emma还是没有孩子。当Andrew再次说起自己还没准备好当父亲时,Anna问坐在一边的Peter:“你觉得Andrew叔叔怎么样?”


“Andy叔叔,很好。”卷发孩子煞有介事地点头说,然后手脚并用地在Andrew的帮助下爬上他的膝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我喜欢Andy叔叔。”


Emma和Anna都笑起来,Andrew捏捏孩子的脸蛋,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谢谢你。”


一年后,Emma生了一个女孩,她有棕色的头发和棕色的大眼睛。


“她肯定很像你小时候。”Jesse说。跟他一起来的Peter好奇地探头去看Emma怀里的小女孩。


“她的眼睛好像小鹿斑比!”观察许久后,Peter宣布。


“看起来她真的很像我小时候。”Andrew无奈地笑道,走到自己妻子身后,俯身绕过她的肩膀,拉起女儿的手:“跟Peter握握手。”


“你好,我是Peter,现在四岁零两个月大。”男孩小心翼翼地握住婴儿柔软的小手。


“你好,我是Jessica,现在一个月大。”Emma模仿着小女孩的语气说。


他们相遇得很早。


 


04


Mark Zuckerberg女儿的十岁生日公开邀请了Eduardo Saverin,而Eduardo Saverin表示自己会参加。这件事也有几家媒体报道,但那场曾轰轰烈烈的亿万美元官司毕竟已过去了太久,即使是Mark Zuckerberg与Eduardo Saverin久违地在公众眼前重新聚首,也掀不起太大波澜。


出乎意料的是,Jesse和Andrew也收到了邀请。或许是Facebook的CEO大人还记得那部上映前让他着实紧张了一下的电影,还有曾经见过面的扮演他的演员。Jesse打电话问Andrew,Andrew说他会去。两家隔得不算太远,所以Jesse让司机顺便去接了Andrew,两人一起去生日晚宴现场。


就算恢复了联系,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起去出席某次宴会的机会并没有多少。大多数时候他们会带上自己的妻子,有时去同一场颁奖典礼,他们也是跟着各自的剧组。要再往上追溯,这只有他们两人坐在一辆车里的情景,大概是去往《社交网络》最后一次宣传的地方。


太久了。前前后后加起来,竟快十五年,他们才重又这样相聚,还是为了十五年前的那部电影。


下车沿着红毯走进酒店大厅时,红毯边站着的记者们一如既往地用摄像机包围了他们,下意识地,Andrew伸手拉住旁边Jesse的手臂,让他不至于被靠得过近的摄像头弄得不舒服。他总是记得Jesse不习惯面对太近的摄像机和闪光灯,而Jesse一愣,也忘了提醒他早已不是那个需要保护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有心安排,他们的位置刚好相邻,两人坐在椅子上,看着处在中心的MarkZuckerberg和一个个走过去跟他握手的人。Jesse指给Andrew看:“那是不是Eduardo Saverin?”Andrew一听,探前身子去看那个正跟Mark Zuckerberg握手的人,确实是Eduardo Saverin。Mark和Eduardo身边都站着各自的妻女,两个人微笑着握手,就像所有生意上的伙伴一样。


“我记得你以前说很想见真正的Eduardo Saverin一次。”Jesse说。Andrew向后坐回去,靠在椅子靠背上,“是,刚拍完社交网络的时候,我很想见他一次。你早见到Mark Zuckerberg了,我这才是第一次见到他。”


Jesse笑了笑,没有接话。他们沉默一会,Andrew突然说,“拍电影的时候,”他眼睛没有目标地望着前面闪光灯闪烁的地方,“我觉得Eduardo可能真的喜欢过Mark。但最后看成片的时候,有那么几个片段,我觉得你演得就像,Mark也许也喜欢过他。”


“或许是真的。”Jesse说,然后他停了一会,“但他们现在很好,不是吗?”


Andrew终于把视线转向了Jesse,他们两的目光对上,在吵闹的背景音中浮动着,他慢慢地笑起来,“对。”他说,“各自有幸福的家庭,曾经以为再也不见的朋友还能重逢。这肯定是最好的结局了。”


有一瞬间他以为Jesse抬起手想握住他的手,但最后那抬起的手只是敲了敲他们之间隔着的椅子把手,“是的。”他说。


 


05


Andrew一家有出门散步的习惯,而Jesse一家更加喜欢在傍晚时分骑单车逛一圈街道。偶尔他们会相遇,Jesse和Anna就推着自行车陪他们走一段,等Peter载着Jessica绕完一圈后骑回来。


那天傍晚,十三岁的Peter邀请九岁的Jessica去他们家看电影。“看《社交网络》!”他得意地说,“是我爸跟Andy叔叔演的。Andy叔叔,你要来吗?”


“我记得Jesse说他不会看自己演的电影?”


“他会看啊,之前我们还看了他和Emma演的《僵尸之地》。”Peter扯扯自己父亲的衣角,Jesse向Andrew耸耸肩,表示自己是被强迫的。Andrew掩饰住自己的笑意,“好啊,我明天陪Jessica去你们家。”


第二天他们窝在家庭影院的沙发上,两个孩子坐中间,两个父亲各坐一边,Emma和Anna出去逛街了。Andrew见识到了Jesse是怎么说服他自己看自己出演的电影的,他完全把这个过程当做录评论音轨,小声地念叨着当初拍的过程和自己对片子的看法,Andrew被他影响,也时常插几句话,终于两人被两个孩子赶到一边,让他们自己去碎碎念,别影响他们看电影。


“拍这里的时候,”Andrew兴致勃勃地看着屏幕上的Eduardo一边找灭火器一边跟电话另一端的Mark通话,“我记得你为了让我有合适的情感表现,跟我说……”然后他突然停住了。电影里的他正歇斯底里地喊“我得引起你的注意”。他知道再过后Jesse会说“我们做到了”,他说“我需要我的CFO”,而自己会回答“我正在来。”


“我爱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来吧,我们会结婚,我们会在一栋房子里共同生活。”在剧情进展到Mark Zuckerberg说出“我们做到了”的同时,Jesse突然开口,再停顿了五秒,“我当时是这么说的,对吧?”


“是的,”Andrew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太过颤抖,并且试图露出一个笑容,“是的。我得先去趟厕所。”他像身后有洪水猛兽般逃离了电影屏幕,把自己关在厕所里。


他从厕所里出来时,惊讶地发现Jesse站在门边。“你在里面待太久了。”Jesse语速飞快地解释,“孩子们都快看完了,你还好吗?”


“我没事。”Andrew答道,“没想到你后来还看过评论音轨……”


“不,是我记得。”Jesse打断他,再小声地重复一遍,“我还记得。”


他们沉默地站了一会。家庭影院的方向传来砸电脑的声音。Andrew深吸一口气:“我曾经,”他必须讲得很快才能防止自己退缩,“我爱过你……”


“我知道,你说过很多次。”Jesse说,“你在那些访谈里都说过很多次。你爱我,但不是背叛女朋友那种爱,对吗?”


Andrew慢慢地抬眼看他,又低垂下眼帘,“是的。你还记得。”他看见Jesse穿着拖鞋的脚朝他走近了一步,随即他被用力地拥抱住。Jesse还是没有留长他的卷发,他的发茬擦过Andrew的侧脸。Andrew回抱住他,就像电影里跟好友道别前,总要有的那种拥抱。


片尾曲的声音远远地抵达他们周围的寂静之中,Jesse拍了一下Andrew的背,放开了手。


“去给他们放下一部电影吧。”他说。


 


——END——


 我觉得难定义算不算虐所以没打预警。这篇很想要评论(*•ω•)


再次声明:


在《后来的我们》中写到了Anna和Emma,我对两位女演员完全不抱有恶意,也不是想表示加菲和杰西情感出轨。他们当然都会很爱自己的妻子,他们肯定是这么好的人。而对对方,一方面,是像加菲说的:他爱杰西,但不是背叛女朋友那种爱;一方面,就算真的爱过,在多年之后,他们再相见,留下的不过是对当年那段好时光的回想、和放下后再做朋友的释然。